今年前4个月,我国171%。业内人士预计,二季度进出口贸易状况有望保持良好态势。

出口增速显著回升

兴业证券分析师鲁政委指出,以美元计价,9%,与市场预期基本一致。这主要是前期订单释放及对贸易摩擦制裁担忧所致:一方面,4月节假日效应彻底消退,生产及出口节奏正常化。受益于前期外需好转,4月出口回升有了订单基础。“另一方面,4月中美贸易摩擦预期不断升温,涉及企业或因制裁担忧而将手中订单提前释放,进而推升出口读数。”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当前中美贸易摩擦没有对出口造成实质性影响。从主要出口目的地来看,对美国、欧盟、日本等国家和地区都保持较快增长。外需整体环境保持较好,有助于我国出口增长。

“从近几个月情况看,全球经济扩张虽不再加速,但扩张步伐仍处较快区间。”东方金诚研究发展部副总经理王青预计,在外需支撑下,5月我国出口景气度依然有望保持高位。不过,正在演进中的中美贸易摩擦将是未来我国出口面临的不确定因素,不排除下半年出口数据出现大幅颠簸的可能。

展望未来,鲁政委认为,出口面临的下行风险不容小觑,具体表现在:一是贸易摩擦的出口透支风险。受此影响,企业谨慎接单行为对后期出口也构成负面冲击。二是主要发达经济体pmi数据走弱,也将构成出口下行风险来源之一。三是前期人民币过快升值将从出口竞争力及出口意愿两方面压制出口读数。人民币显著升值一方面将推升我国出口产品相对价格,进而抑制其出口竞争力;另一方面,将推升企业汇兑损失,进而抑制其接单意愿。

持续扩大内需推升进口

进口方面5个百分点,这主要受国内生产回暖、贸易平衡导向政策及价格上涨影响。

海清ficc频道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指出,一方面,4月中央政治局会议中明确提出“把加快调整结构与持续扩大内需结合起来”;另一方面,博鳌论坛也进一步释放出主动扩大进口的积极信号,将相当幅度降低汽车进口关税,同时降低部分其他产品进口关税,一定程度上导致了进口数据的超预期。

连平表示,进口保持较快增长,主要产品的整体进口量和进口价格都有上升,表明内需较好,国内工业生产回暖。

鲁政委认为,从价格因素看,大宗商品价格尤其是原油价格上涨对我国进口同比读数构成价格支撑。4月份,原油进1个百分点,随后依次为未锻造的铜及铜材、塑料等。

鲁政委预计,国内持续扩大内需和贸易平衡的政策导向及通胀预期上升对进口构成量价支撑,第二季度进口有望维持在20%左右。

贸易顺差减少或成趋势

数据显示,4月份,我国贸易顺差1828亿元,贸易差额如期转正,但仍是近4年同期的最低值。专家表示,3月贸易逆差的主要原因仍是春节错位因素导致,中国产品出口的竞争实力仍在,贸易顺差仍将是常态。

连平称,二季度进出口贸易状况有望保持良好态势,但中美贸易谈判存在不确定性,从而对下半年进出口形势带来影响。进口增速可能高于出口增速,贸易顺差难以扩大,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减弱。

邓海清认为,未来贸易顺差减少将成为趋势。在贸易顺差面临持续下降、外汇占款投放基础货币不足的情况下,央行进行持续性的降准是必要的对冲措施。尽管2018年美联储仍然处于“加息周期”,但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货币政策具有高度的独立性,应当从国内经济金融环境出发,制定货币政策。___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