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钢联数据分享到:评论1992年,山东省地矿局第六地质大队被国务院授予“功勋卓著无私奉献的英雄地质队”称号,登上了荣誉的高峰;旋即,他们又猝不及防地被市场风浪推到谷底。如今,从新时代改革中积蓄能量的他们,正阔步行进在金矿勘探与地质并举的金光大道上。

英雄之队,勘探黄金资源功勋显赫

黄金,国家重要战略性资源。山东,则是一片蕴含丰富黄金资源的金色土地。

记者来到招远采访的当天晚上,中央电视台播放了专题片《大国金路》第一集,介绍了中国黄金矿产资源最富集的胶东半岛和中国最大的金矿成矿带,也让更多人知道了一支奋战于此、为国家金矿勘探立下汗马功劳的英雄地质队――山东省地矿局第六地质大队。

招远,中国著名的金都,也是地质六队常年驻守的大本营。1958年,在国家对黄金需求凸显的形势下,一支番号为807的地质队应运而生。从建队到现在,他们为祖国找到了大中小型金矿100多处,其中特大型、超大型金矿17处,累计探明金矿资源量2600余吨,约占全国已探明岩金储量的1/4。

“1985年,中央财政投入1个亿,在全国进行找金大会战。从1986年到1990年,全国性找金大会战一共找到金矿资源1083吨,相当于之前35年国内找金的总和。其中,成绩最突出的就是地质六队。”中国工程院院士陈毓川如此评价。

“胶东半岛北部黄金资源多,分布着数百个金矿床和矿点。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们找到了三山岛、焦家、河西、大尹格庄等著名超大、特大型金矿。”在地质六队的招远基地,今年82岁的地质专家徐恒丰自豪地说。1962年,他从山东地质学院(青岛)毕业后就来到了地质六队,在胶东半岛西北部招平、焦家、三山岛三大成矿带上工作了大半辈子。

与他同一年进队的黄德业毕业于山东大学地质系。面对记者,他讲到了金矿形成的物质基础,也讲到了促使玲珑、焦家、仓上等大金矿发现的理论基础――“焦家式蚀变岩型”找矿理论。

1985年,地质六队凭借“焦家式新类型金矿的发现及其突出的找矿效果”成为唯一荣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的地勘单位。该理论打破了“大断裂只导矿不成矿”的传统观点,填补了世界金矿类型和成矿理论的空白。

借助的力量,一个个大金矿破土而出。1992年,地质六队被国务院授予“功勋卓著无私奉献的英雄地质队”荣誉称号,成为全国地矿系统迄今唯一获此殊荣的单位。

金海淘金,改革阵痛催生“五朵金花”

金色的荣誉并没有抵御住来自矿业市场的寒流。

就在1992年年底,地质六队受全国地勘行业低迷的影响,开始进入一个难耐的冰封期。1993年,除了少数几个区域地质调查项目还在正常运行,金矿勘查几乎完全停滞,大批地质队员下岗、下海、自谋生路。

“当时,队上忽然就没活了。我们这些职工有的开拉面馆,有的给人打金戒指,有的贩鱼、卖菜、卖年糕、卖羊汤,市场需要啥就卖啥。矿区的工作基本处于解散状态,大批专业技术人员,能走的都走了。”想起当时的情形,从事岩矿鉴定工作的孟凡宁仍很心痛。

对此,林少一的讲述更加理性:“之前因为全国性的找金大会战,地质六队工作饱满,几乎没有感受到计划经济被市场经济替代所带来的动荡,而当时,全国的其他地勘单位已经开始被迫转型。1992年,找金工作告一段落,国家找矿资金和项目忽然就没有了,没有丝毫过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