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钢联数据分享到:评论上周末一份来自新疆自治区政府《关于严格控制棉纺产业无序发展的紧急通知》在纺织行业引起轩然大波;文件中指出:“新疆自治区要求暂停棉纺产业在建拟建项目建设,暂停办理棉纺项目用地、环境影响评价、以及项目建设有关的手续;对擅自开工、恢复施工的棉纺企业,不得给予享受自治区纺织服装产业发展的优惠政策。”

要知道一个月前刚印发了《新疆纺织服装产业发展规划(2018—2023年)》(以下简称《规划》),提出到2023年棉纺产能达到2000万锭规模,织机超过5万台,针织面料25万吨,服装服饰达到8亿件(套),全产业链就业容量达到100万人,其中南疆劳动力在全疆全行业的就业人数达到65万人以上;一切究竟为哪般?

无序发展过犹不及

图1近几年新疆棉纺织产能变化

据悉,近几年来,在国家的相关政策扶持下,新疆纵身一跃成为纺织大省,内地棉纺织企业纷纷前往新疆投资建厂,希望能分一杯羹,截止2017年末,新疆棉纺织产能到达1746万锭;据我的农产品网了解,如果不加以控制,在2018年底其棉纺织产能必将突破2000万锭,提前五年完成目标,届时《规划》沦为笑柄。

据我的农产品网了解,发展过快,将会出现几大问题:

第一,内地纺企一窝蜂进入新疆投资设厂,根据相关政策,棉纺织财政补贴资金过大,地方债务风险问题增加。第二,由于疆内棉纱生产成本较内地低,占据价格优势,其对内地棉纺织企业冲击较为明显,加之近两年内地环保风暴猛烈,导致不少棉纺企转产或倒闭;不利于整个行业的发展。第三,部分企业浑水摸鱼设备老套、生产效率低下,产品质量不佳;第四,由于新疆每年7-8月当地棉花库存少,出现用棉荒的情况,个别企业甚至还从内地拉棉花;发展过快,加剧了当地纺企优质棉花短缺现象。第五,纺企规模发展过来,面临招工难,尤其是技术员工及其短缺,或将提高员工的基本工资,增加企业成本,或者降低企业开机率。

头重脚轻产业链结构失衡___lin2017年底棉纺织产业链较2023年预定目标完成情况

据悉,20176亿米,粘胶纤维75万吨,地毯180万平方米,全产4万人,纱线企业发展速度太快,下游服装、针织面料、家纺等发展缓慢,整个产业链结构失衡。

金融风险增大

我的农产品网认为,金融风险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首先企业融资存在风险,部分企业反映,通过寻求的方式增添新动力,但因投资风险问题,融资难。其次政府补贴,加剧当地政府的债务风险,补贴不及时下发,部分企业资金链容易断裂,尤其是个别中小型心肌企业,规模小,质量不在优势,靠补贴打价格战。再次内地棉纺织企业大量涌入新疆,肆意圈地圈钱,造成大量公共资源浪费。最后部分棉纺织企业在内地和疆内都有工厂,因收税标准不同,个别存在偷税行为。

纺纱引进智能化设备用工情况与就业方针相冲突

紧急通知提出,优化政策导向,自治区纺织服装就业工作领导小组各成员单位及各地自治区将调整财政资金支持政策,集中政策资金对就业容量大的服装、针织、家纺等产业给予更大支持。

据我的农产品了解,目前疆内的大型纺织企业华芳、利泰、如意、联发、华孚等,均引进了智能化设备,据悉,“云指挥”的纺纱厂生产将减少80%的用工人数,生产效率大幅提高,废棉量减少了90%,成纱质量进一步稳定提高。同时邱亚夫表示,产业链的智能自动化设备,让中国纺织服装业降低了30%的成本,效率提升高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