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钢联数据分享到:评论短短一个月,美股市场已经两度巨震,给全球权益类市场造成冲击。而大宗商品市场也受到波及,能化、基本金属板块跌幅居前。业内人士认为,全球风险资产大幅下跌,预示着经济面临衰退或者经济增长动能减弱,在全球市场通胀预期抬升背景下,消费需求的前景出现悲观预期,因此令大宗商品面临调整。

美股触发熊市指标

10月24日美股巨震4309%;全球股市再度陷入恐慌。早间包括a股在内的亚太股市悉数大幅低开,沪深两市跌开逾2%。不过,午后沪指强势收复2600点大关,成为亚太股市中“一点红”。

美银美林量化分析团队的最新研报指出,19个熊市指标中美股已经被触发了14个。

中大期货副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景川表示,美股本轮下跌具有多方面原因,首先还是估值过高,整体超过金融危机前水平,本身具有调整空间;其次美债收益率随着美联储2%重要关口,对市场预期有重大影响;然后是美国房地产市场数据近几个月来表现不佳,随着市场利率的上升,近期美国30年固定房贷利率升破5%,对于未来房地产市场可能构成显著不利。

“短期因素上,主要是近期众多公司将公布三季度财报,市场预计表现不佳,提前有所调整。作为全球经济的引擎,美国股市的大幅下挫传导至其他经济体,造成了全球权益市场的巨震。”景川说。

宝城期货研究所所长程小勇表示,从近期美股持续下跌来看,实际上在前期已经有所征兆。三个因素决定了美股泡沫会走向破灭:一是美国部分经济先行指标显示美国经济三季度大概率触顶,如美国住房市场景气指数在去年12月拐头向下,按照住房景气指数和失业率的关系,失业率滞后美国住房景气指数拐点大约6个月至1年,8月份美国失业率创新低,离住房景气指数顶部拐点已经8个月,美国失业率可能会在四季度止跌反弹。二是美国债券收益率曲线过度平坦化,历史经验表明,美债收益率曲线过度平坦化必然存在经济动力减弱的内在问题。三是美联储持续加息叠加美国财政持续扩大共同推升了美债收益率攀升,美债收益率攀升意味着企业融资成本增加和政府债务负担加重,双双制约了企业私人投资和政府公共投资的未来空间,美国经济必然会从局部过热走向滞胀或者新一轮下行周期。

风险链条传至商品

“此前,新兴市场动荡导致全球资本逃离新兴市场,回流美国,进一步助推了美股泡沫,由此美股大幅下挫必然带来资本的损失,新一轮恐慌出现,美债价格上涨,而全球金融市场一体化意味着市场担心美国触及新一轮繁荣顶点。”程小勇说。

受恐慌情绪波及,10月25日大宗商品市场波动加剧,能化类产品重挫,pta期货、甲醇期货主力合约跌幅均逾2%;基本金属亦表现弱势。

“权益类资产大幅波动对大宗商品不存在绝对的直接影响,权益类资产大幅波动说明全球宏观因素存在变化,宏观因素变化会导致大宗商品的波动幅度加大。”元邦投资基金经理田常润表示。

东吴期货研究所所长姜兴春表示,从全球经济数据情况看,近两个月全球pmi持续走低,而经济复苏缓慢同时,由于美联储加息过快,促使美元升值、美股近一年大幅上涨,风险资产得到追捧,相当于利润增长呈现估值高估。全球风险资产大幅下跌,预示着经济面临衰退或者经济增长动能减弱,会倒逼美联储放缓加息步伐,前者利空大宗商品,后者则由于美元走软对大宗商品有所支撑;但是国际原油价格大幅回升以后,全球市场通胀预期抬升背景下,关注点更多是消费需。